《毒戰》上海發佈會,古天樂 孫紅雷等主創揭秘「毒」此一戰

由北京海潤影業投資、華夏電影發行有限責任公司,電影頻道聯合出品,杜琪峰執導,韋家輝和游乃海編劇,古天樂、孫紅雷、黃奕、高雲翔、鐘漢良等明星領銜主演的警匪巨制《毒戰》,於4月2日正式內地公映以來,影片口碑、票房一路走高,上映五天票房突破八千萬。並吸引了孫儷、吳奇隆、高圓圓、徐錚等眾明星的集體推薦,堪稱奇觀。7日,影片在上海舉行了新聞發佈會,由海潤影業董事長劉燕銘率導演杜琪峰、編劇韋家輝和游乃海,主演孫紅雷、古天樂、黃奕、鐘漢良、高雲翔、郝平、甘婷婷、王思雅等出席。此時上海已經發現H7N9禽流感病例,但眾主創無所畏懼,現場為市民打氣,要以「毒」作戰到底。

記者:張耀文

杜韋突破類型尺度

作為「銀河映射」的雙雄杜琪峰和韋家輝,二人此次不僅在風格上獨樹一幟,在演員班底、幕後主創、故事題材和場面尺度等環節上都突破了以往的模式,《毒戰》是杜琪峰執導的第50部電影,首次內地試水大陸緝毒題材影片,從影像風格、到故事架構都傾注了杜導多番心思。無論是警匪同亡還是直播注射死刑,《毒戰》全新的敘事方式令所有觀眾耳目一新,足以在華語電影史上添上濃墨重彩的一筆,更是一次無法再現的合作陣容,意義重大。

孫紅雷飾演緝毒員警:內心戲執著

毫不誇張地說,在內地男演員中孫紅雷是參演黑幫警匪片的不二之選。但涉足電影圈的他,自2007年與杜琪峰合作《鐵三角》後,就一直在約他的下一部戲,這一約就是三年。對於杜導的鏡頭掌控孫紅雷非常欽佩,「《毒戰》大部分情節都是在天津拍的,跟他聊起天津,沒想到他比我還要熟悉,我沒想到他會把天津拍成這個樣子,隨便的鏡頭讓他一擺完全不一樣。此前,我作為演員一般不會去注意鏡頭,怕會影響自己演戲,但我這次走不開,我每次都要偷偷看他的鏡頭,看他怎麼擺。我覺得就是杜琪峰腦海的電影,他心靈的電影。談起自己在《毒戰》中扮演的緝毒警張雷,孫紅雷透露,自己足足做了三年的準備工作,「我在雲南孟海緝毒大隊,在雲南省緝毒大隊,在昆明和西雙版納都體驗過,和員警生活在一塊兒,參與過一次比較危險的行動,線報說對方是武裝販毒,有手榴彈和衝鋒槍,那次我是自己要求去的。」回想起那些經歷,孫紅雷依然心有餘悸。有趣的是,談到自己心中緝毒警的形象,孫紅雷給出了一個簡單的評語「執著」,「對緝拿罪犯上癮。在《毒戰》開機前兩天,曾有一個緝毒大隊的政委抱著毒販一起跳了懸崖,當時毒販腰裡纏著一圈手榴彈,只有一秒鐘時間做決定,否則全部幹警都要犧牲,所以我覺得這和被迫吸毒一樣,是下意識的反抗,必須抓住機會,不然一切努力白費。」孫紅雷告訴記者,在杜琪峰的構思中,緝毒警和販毒的人都一樣,「都是極端的人,為了達成目的,甚至不惜丟掉性命。只不過,內心所追求的東西不同。」

黃奕飾演幹練女警戲份出彩

產後兩個月的黃奕也因為是上海人,毫不猶豫地回歸《毒戰》陣營,為影片不遺餘力的宣傳造勢,神采奕奕狀態良好。作為女主角其在片中扮演的幹練女警小貝被不少觀眾評價為「演技大爆發」,戲份被贊出彩。俐落、勇敢,霸氣十足的表演征服了一批挑剔的影評人,贊其「在這部男人戲中僅靠‘眼技’就能hold住觀眾,在雷厲風行的女警本色和溫柔的毒販老婆之間遊刃有餘地轉換身份,黃奕的演繹自然流暢無做作。」

黃奕感謝杜琪峰導演「手把手地教導」讓自己的表演大獲提升,「開發了你身上很多潛在的東西。」她更笑稱當導演親自示範該如何表演之後她驚歎導演簡直入錯行,拍攝中讓她印象最深刻的除了當眾換裝戲之外,最後激烈的撞車戲碼令她至今記憶猶新。黃奕透露,為了真實性,導演真是讓車把她撞到後才被威亞吊起,而在拍攝時自己緊張地腿都在發抖,「導演說,黃奕你一開始就有一張被撞的臉,你不能預感它要開過來,你要當作這事情還沒發生。我想反正周圍都有保護,索性就豁出去了。」而當時比黃奕更緊張的是司機,不停地在現場測量位置,深怕拍攝時刹不住車就真的會把黃奕撞飛。而正是因為這樣一場幾乎「奮不顧身」地搏命戲碼,令觀看影片的觀眾印象深刻,紛紛表示黃奕在戲中「死得太慘烈了」。
結局殘酷引爭議 鐘漢良自創「打油詩」

《毒戰》在不按常理出牌的杜導手中,用一個意想不到的悲壯結局震撼了所有看片的觀眾。影片節奏緊湊、鏡頭頻繁切換,置身影院的人不自覺直身正坐,根本無暇顧及手中飲料和爆米花,一位網友感歎「到結局的時候我才發現我的腿一直在瑟瑟發抖」。而後意想不到的警匪同亡大結局也讓很多觀眾抱怨:「這種玉石俱焚的還是接受無能啊」,「悲壯的結局讓人久久不能釋懷」,「那口氣憋在胸口,好難受」。

內地多年警匪電影的缺失,讓觀眾一時間不太能接受如此殘酷的影像赤裸裸的呈現在眼前。但悲慘的結局也留給了人們許多思考的空間。就連近日為《毒戰》奔走宣傳的「小太陽」鐘漢良,也自創了一首彩色「打油詩」為《毒戰》加油,感慨人性的魅力與醜陋,「白色粉末蠱惑人性脆弱,黑色夜空喧嘩人心寂寞。紅色槍火似是證明世界不多不少欠了誰什麼。公平正義拿捏在手中,總有一秒懸念驚呼人心是美麗的也是醜陋的。多數人懷著某些期待存在宇宙裡,例如活著。我們誰也不會飛,意志卻可以超越。銀河腹黑人性看誰。」
觀眾「心疼」古仔 盼其逃出生天

《毒戰》以其陰鬱的黑暗風格、重口味的影片內容,被稱創內地警匪最大尺度。影片結尾,鏡頭放大對準注射器,行刑人員熟練的換藥、推進、注射,躺在行刑臺上的古仔做著最後的掙扎。不少女性觀眾聲討編劇太殘忍、太血腥,不能接受帥氣的古仔如此被正法,一心盼望其能夠出逃生天。
與以往杜琪峰的警匪電影不同,《毒戰》三地公映版本完全相同。但當初創作劇本時,編劇韋家輝卻準備了另一個結局。「蔡添明逃到雲南,重操故業販毒,交收時被公安圍捕,跳橋逃走後斷腳,這時禁毒大隊長孫紅雷又再出現找他合作……」也許這樣一個結局能夠撫慰一下「心疼」古仔的影迷。

浩楠

浩楠

Stars-hk 創辦人, 希望建立一個只談專業, 不談八卦的娛樂資訊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