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登月50年】與美國「阿波羅」太空人的會面(上)By Exodus Sit

相信大家對於太空人「岩士唐」(Neil Armstrong)這個名字不會感到陌生?作為「登月第一人」,在1969年土星5號(Saturn V)的火箭升空,並於7月20日踏出「月球第一步」,意味住「阿波羅11號」(Apollo 11)任務的成功,展開探索月球新里程。

阿朗作為天文愛好者,為了紀念「登月五十年」(50th Anniversary of Apollo 11 Moon Landing),近年走訪美國加州,參與科普推廣、暗空保護的國際工作外,亦有幸見到當年參與「阿波羅任務」的太空人及研究員。雖然登月計劃於1972年暫緩進行,回想在美國及前蘇聯「太空競賽」(Space Race)的年代,為了爭奪航太的領先地位,大大推進「太空探索」的發展,開拓未來「太空移民」的技術應用。

 

指揮登月任務成「最孤獨的人類」

「阿波羅15號」歷史性首次使用月球車 / NASA

阿爾弗萊德·沃爾登(Alfred Worden)是當年參與「阿波羅15號」的太空人,經歷4000小時飛行記錄的他,在任務中負責指令艙的控制。由於是歷史上首次使用月球車(Lunar Rover)的緣故,沃爾登獨自留在月球軌道中的「奮進號」(STS Endeavour),監察飛船按預定計劃登陸月面,並指揮月球車有限時間內、到達目的地採集月岩(Moon Rock)樣本。

「阿波羅15號」於月球表面所採集的月岩樣本 / Exodus Sit

在太空停留多達295個小時的沃爾登,與其他太空人斯科特(David Scott)和艾爾文(James Irwin)相距近3.6公里,1997年獲《健力士世界紀錄大全》收錄為「最孤獨的人類」(Most Isolated Human Being)。不過對沃爾登而言,能夠「出版一本屬於自己的書」,比在「登陸月球」更有滿足感,在他生命中更為重要,因為能夠參與「阿波羅15號」,需要知識的累積、學問的好奇,更重要的是有實現目標(成為最優秀的飛行員)的決心。

也許人類未必能夠理解地球是有「壽命」耗盡的一天,但是當他置身於太空上俯瞰地面一切,惟有站在更廣闊的視野,保持開明的心態,才會明白「珍惜時間」的人生哲理。令阿朗感到意外的是,沃爾登覺得,「登陸月球」亦不過是一個學習的過程、追求學問的新階段,因為隨時需要應付「未知」的突發情況,懂得「隨機應變」和「融會貫通」才是最適切不過的。沃爾登慶幸自己同時目睹「地球及月亮」,更希望啟發青少年學習科學及STEM,配備強健體魄,是成為太空人的必要條件之一。

與「阿波羅15號」太空人阿爾弗萊德•沃爾登(Alfred Worden)的合照 / Exodus Sit

 

「無名英雄」協助成就「人類踏足月球第一步」

「阿波羅11號」太空人的顧問引航員Don Shields / The Space Station Museum

Don Shields,是一位阿朗在美國參與太空博覽會認識的前輩好友。一起推廣太空活動的日子裏,他不時也會與阿朗分享當年「阿波羅任務」期間的人生經歷、故事。Don曾是美國航太飛行器製造商—格魯門公司(Grumman)的顧問引航員(Consulting Pilot),在「阿波羅登月艙」(Apollo Lunar Module)的研發初期,他是唯一一個獲授權使用和測試「LEM-2登月模組」的人員,可惜登月艙最終未有執行飛行任務。

不過直至1969年,Don獲授權測試的「LEM-5登月模組」,亦即是為人熟識「阿波羅11號」所使用的登月艙。他成為了指令長「岩士唐」(Neil Armstrong)及「艾德林」(Buzz Aldrin)的顧問引航員,訓練艙內的機器操作及應付緊急情況。在1969年7月16日「土星5號」火箭發射的前夕,Don是最後一個在登月艙内檢查運作的人,並關上那將前往38萬公里月球的艙門。非常可惜的是,這位「航太先軀」於2018年11月因病離世,但是他的精神仍然啟發後世。

展於美國加州的1:1「阿波羅登月艙」模型 / Exodus Sit

觀星叔叔

仰以觀於天文,俯以察於地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