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一憲麥貝夷床頭打交床尾和(專訪與影片)

 

由鍾一憲(Jason)與麥貝夷(Karene)合唱的《勾手指尾》,在YouTube得到逾200萬次點擊熱爆全城,亦令2名樂壇新人一炮而紅。他們繼而推出《拖泥帶水》及《針鋒相愛》,組成講述情侶由相愛、分手及復合的「愛情3部曲」。他們在娛網專訪,細說這對情侶檔鮮為人知的一面;同時作詞人Goran Tse及曾紀諾(Brian),為樂迷分享歌曲創作的小故事。

情侶檔是怎樣鍊成﹖

Karene透露她與Jason已簽約公司4年,並一起接受唱歌與跳舞訓練,逐漸培養深厚默契。歌唱老師認為他們合唱時聲音非常配合,於是組成情侶檔前經常同台合唱。直到今年,公司想到近年香港樂壇較少情侶組合,且他們平日「老友鬼鬼」,於是撮合他們成為情侶檔。

 

3部曲概念由來

關於愛情3部曲的概念,Jason表示起初公司只想製作1首合唱歌,和2人各自1首獨唱歌作派台歌。豈料《勾手指尾》推出後外間反應非常熱烈,於是冒昧向公司提議不如多唱2首合唱歌,繼續保持情侶感覺。《勾手指尾》寫得十分甜蜜,是因為公司認為2人組成情侶檔後一拍即合,一舉手一投足皆顯出無比默契,更以溫馨甜蜜情歌作為首選。對於《勾手指尾》這首歌得到很多網民和年青人喜愛,Karene直言喜出望外,認為受歡迎原因是曲詞配合度高,以及歌曲宣揚相親相愛、甜蜜談道理、互相磨合等理念引起年青人共鳴。尤其時下很多流行曲着重分離及失戀時,《勾手指尾》格外有意思及特色。

 

外界認為第2首合唱歌《拖泥帶水》,與《勾手指尾》的反差頗大,Karene說:「《拖泥帶水》表達一個相對無言,及欲言又止的瓶頸狀態。當吵架吵到一個地步,有很多話已說很多遍,甚至不想再講,再講真的太沒意思了。」Jason笑言不覺得《拖》很慘:「如果細心留意 MV的話,當中沒有說明結局是好是壞,是分手還是繼續走下去,我們故意留下伏線,讓聽眾有想像空間,也為大結局《針鋒相愛》舖路。《針》則描繪第3種戀愛階段,拍拖不只是甜蜜溫馨和吵架分手2個極端,可以是打情罵俏或比較另類的相處方式。這些不一定在人前表現出來,不過覺得樂迷或許也有同感。」

 

各有長處互相牽引

Karene透露《勾手指尾》錄音是分開錄製,並在多次訪問後才發現,Jason認為由於她先錄唱,可透過Karene的聲帶引領他投入舒適愉快的氣氛。或許是男歌手唱甜蜜歌機會較少,女歌手先唱較易處理及帶動男拍檔。相反 Jason唱抒情歌的表達能力很強,結果在《拖泥帶水》帶動她。另一方面,監製伍樂城賦予很大自由度,也接納2人的意見,雙向的合作令製作過程非常順暢。Jason坦言錄《針鋒相愛》時與伍樂城有不同意見和看法,例如副歌有關音域上的技術性問題。幸好大家非常尊重最後 結論,身為前輩兼專業人士,肯給予機會沒甚麼經驗的後輩詳加商討,毫無架子值得尊敬。

 

《勾手指尾》EP亦有2首獨唱歌,Karene表示聽眾對她的《不必失禮》反應正面,開始接受不一樣的麥貝夷。這次《不必失禮》的曲風與從前的《前度》不一樣,希望可以從多個角度表現自己。Jason也補充說:「經過錄製這張碟的同時,我們更加明白雙方的長處和短處,更加清楚自己心裏的想法。」

 

至於Jason的獨唱歌《憤怒了》,Jason透露這是首次錄唱吶喊味濃烈的歌曲,長久以來都很渴望唱這類型的歌,可惜之前沒找到合適的歌。直至遇到《憤怒了》,無論旋律和歌詞都非常喜歡。他自己首先被歌名吸引,歌詞就更覺得有深度及意思,談及的是十分真實但又很少人會寫到的題材。男主角有口難言卻不好意思說出口,怕破壞雙方感情。唱了這首歌,覺得找到自己既喜歡又享受的一個演繹方法。以前以為很少男生可以唱假音,就不妨多唱,但現在不想再滿足於假音演繹部分,因為吶喊也是另一種很能表達歌曲情緒的方式。Karene也說:「在小樣(Demo)中,歌手運用了很多假音技巧來演繹,但Jason則嘗試以真音吶喊出來,令激情感覺更加澎湃。」

史上最騎呢的情侶

談到拍攝MV的辛酸,Karene覺得最辛苦是拍《針鋒相愛》。2人因為劇情需要不停打架,表達「床頭打交床尾和」感覺。鏡頭前可以看到Karene經常被Jason的枕頭和其他道具擊中,鏡頭後Jason被Karene打中臉部不在話下,還把頭撞到床頭櫃,有多疼痛可想而知。拍攝當日天氣炎熱,穿着毛衣令人汗流浹背。晚上天氣急劇轉涼,身體卻要浸入冰冷的海水之中,苦不堪言。有一幕Jason需要在海中往後仰,手心着地時不幸被蠔殼割破,鮮血直流還好沒有發炎。工作人員也有受傷,被螃蟹夾到腳趾。《針鋒相愛》從早上7點開始拍了一天,《拖泥帶水》也拍了一天,《勾手指尾》則拍了兩天,感覺MV導演和拍攝團隊花了很多精力與心思,非常感恩。

 

Jason說:「為了拍攝,我們不需要被拍得很英俊很美麗,反而比較着重演戲的部分,甚麼儀態都可以拋諸腦後。我們可能會被選為『史上最騎呢的情侶檔』,因為從畫面上看實在醜態百出,大鼻孔都出來了。」Karene補充說:「拍《拖泥帶水》時我們還故意不跟對方說話,營造『冷戰』情緒,但拍攝中途還是會傻笑及大笑,花了一段時間才可以重新入戲。」

 

對於現在與將來的展望,二人都希望EP銷量節節上升。據聞首批限量版已售罄,有關方面正努力加印。Jason明白到這是一個好的起步,希望將來可以再唱更多不同類型的歌曲。Karene則渴望可以有更多新嘗試。現在推出了EP,希望明年可以推出大碟。獎項方面,當然希望《勾手指尾》能夠在年終頒獎禮有好成績,因為整個製作團隊的用心和努力,值得嘉許。不過大家也會以平常心去面對,不會給太大壓力自己。希望可以在2011年留下一個美好紀念,誠意希望樂迷繼續支持。

作詞人亦擦出火花

娛網亦訪問《針鋒相愛》和《憤怒了》的作詞人謝天智(Goran),以及《勾手指尾》與《拖泥帶水》的作詞人曾紀諾(Brian)接受訪問。Goran介紹《針鋒相愛》這首歌詞,是和Brian合寫的。當初監製伍樂城深知2人各擅勝場,而且認識多年,合作的話相信可以取長補短擦出火花。Brian表示這次合寫的經歷非常愉快和難忘,所謂合寫歌詞多數是各寫一段,這次則由概念、佈局、結構及文法斟酌,一字一句都是共同討論的結果。Goran接着說:「我們會以電腦facebook chat、MSN、Whatsapp甚至通電話溝通,三更半夜甚至通宵達旦都會努力奮鬥,而且互相鼓勵氣氛融洽。」

 

關於《憤怒了》這首歌,Goran透露收到歌曲仔細聆聽旋律後,最先想到的就是《憤怒了》這個名字。但要男主角怎樣憤怒好呢?例如可以設定男生被激怒的,但Goran認為這樣並不算最憤怒。如果憤怒到一個程度,寧願不說出口,免得傷害感情。但不說出口而積壓於心底的那股怒氣,無處宣洩,才令人感到怒的極致。於是故事從男女雙方欲言又止,拖泥帶水的狀態作起點,寫女方有第三者,以為會對自己很好。男主角明知情敵對女方不好,而女方也可能感受到但仍盲目追隨,實在憤怒到聽不下去。「雖然你對我不好,但我仍然為你設想。」無謂進一步拆穿,也無意挽救,唯有試圖安慰自己。《憤怒了》這首歌,就是要表達這種無奈感和無力感。

 

對於有幸參與這次創作,Goran表示欣賞監製重視質素之餘,亦重視速度和效率。而自己思考問題學會了要更加細緻,角度也要更廣更多。經過這幾首歌的鍛鍊,大家都學到很多,快速地成長。希望樂迷欣賞幕後音樂人所付出的努力,希望樂迷支持正版音樂,支持合法下載。

 

鍾一憲、麥貝夷替娛網讀者拍攝的影片:

鍾一憲 麥貝夷 勾手指尾(EP + DVD) 經已上市

 

 專訪圖輯:

浩楠

浩楠

Stars-hk 創辦人, 希望建立一個只談專業, 不談八卦的娛樂資訊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