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城本土文娱大v共赴“兄弟之约” 热血兄弟情点燃四月青春季

IMG_ (9)

由高晓松担纲总监制,李锦文监制,张琦导演,陈晓、秦岚、杜天皓、刘芮麟、李现领衔主演的青春校园电影《睡在我上铺的兄弟》(以下简称《睡兄弟》)已于4月1日全国热血上映。截至目前,该片已拿下了1亿的票房成绩。自4月1日起,《睡兄弟》在全国50座城市与本土文娱大V一道,邀约50位观众共赴“兄弟之约”。据悉,看过影片的观众好评率达100%,在四月青春季里,《睡兄弟》用热血兄弟情重新注解了“青春”。

IMG_ (1)

50城文娱大V助力 比爱情更坚贞的是兄弟情
这应该不是一次矫情的营销模式,用一部电影去唤醒集体记忆。从4月1日起《睡兄弟》陆续在南充、绵阳、开封、珠海等50座城市邀约了50位本土文娱大V共赴“兄弟之约”,在现场掀起了一场又一场观影热潮。在南充,有观众说自己和大学的兄弟有6年没有见了,“好想找个机会去看看他到底过得好不好?”在绵阳,有观众说,毕业的那天,他和兄弟喝得大醉,最后抱头痛哭,”现在见面机会少了,但每一次总要喝上那么几杯。”在荆州,有观众说,那年生病,是兄弟在床头守了一整夜……
若青春有别离,那就用一部电影去燃烧一次回忆吧。《睡兄弟》电影里三段煽情的插曲恰到好处地唤醒记忆。说什么方言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看电影的时候你会把这些角色跟自己宿舍里的那帮哥们儿一一对应,甚至能想起帮上铺那哥们儿追女生时候,好像也说过同样的话,做过同样的事儿。不管睡在上铺的你还是不是那个“无声无息的你”,不管他斯文还是恶作剧,这么多年过去了,身旁的姑娘换了一个又一个,回忆往事时,能想起的却还是那个上铺的你,却原来在这世界上,比爱情更坚贞的是兄弟情义。而这,对于姐们也一样。

IMG_ (6)
牵手本土红人 革新宣传营销方式
从高晓松的一首歌到现在的大电影,无论是高晓松还是《睡在我上铺的兄弟》这首歌曲其实都属于大IP的范畴。所谓的电影不过是为了观众服务。不同于以往的宣传模式,《睡兄弟》再一次改变了电影宣传营销方式——邀请50位本土文娱大V走进影院为影院当推销员。而在上映前,电影已在全国34座高校巡演了一番,直接点燃了目标观众的热情。影片上映后再以“本土大V”补贴三四线城市,这些本土大V在本地的影响力不可小觑,他们是长期生活在当地的名人,同样深受当地粉丝的喜欢。

IMG_ (5)

这种“校园+本土大V”互补的模式,在预热和推广电影方面起到很大作用,更重要的是符合了当下移动互联网时代的传播规律。走校园路演,让学生的社交圈成为影片的“自来水”,锁定目标群体,他们的热情和口碑在影片正式上映后起到巨大的推广作用。而在三四线城市主打“本土文娱大V”又加深了三四线城市观众对影片关注度,推动电影。
热血兄弟情点燃四月青春季

三四月是电影市场的传统淡季,但如今却因为青春而躁动起来,从赵薇的《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开启四月青春季,而后跟来的《同桌的你》《匆匆那年》《万物生长》等等在这个季节肆意生长。到了今年,青春也不再是“怀旧”代名词,乐视影业出品的《睡兄弟》直接贴出了“最燃青春片”,关注90后的“兄弟情”。从一首歌变成了一部网剧,一部大电影,成功成为连接两代人的青春印记纽带。

IMG_ (4)
关于青春的记忆,也不再只有爱情,还有兄弟以及其他,就像《睡兄弟》里的台词所说:“我才不管十年后的我怎样,我只在乎十年后的自己是怎么看待现在的我。”不屈服于现实,不迷失于舆论,敢闯敢做,这才是年轻。也难怪导演张琦的自我解读是——“不管过去多久,青春中最核心的那些东西是一样的。这种一样,不是落入感伤回忆俗套的中年人式的回望,而是跳跃着青春脉动,被生活过肩摔也依然阳光的少年意气。”

浩楠

浩楠

Stars-hk 創辦人, 希望建立一個只談專業, 不談八卦的娛樂資訊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