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TO財經|菲一般講股 | 聶Sir市評: 從昔日沙士對港股影響分析今次新型肺炎產生的恆指底部 (2020/01/27)

一週股市龍門陣,星級股評家,左起:鄧乙己老師(玄學家),驍騰原,温冠麟,楊德華,聶振邦,朱紀菲,林家亨,岑智勇,陳顯歴,黎家聰 & 鄭希鈉。

點擊參加HKRD

【UTO財經|菲一般講股|聶Sir市評】從昔日沙士對港股影響分析今次新型肺炎產生的恆指底部 (2020/01/27)

近日的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消息,勾起不少投資者對2003年沙士 (非典型肺炎,英文簡稱SARS) 的回憶,相信疫情會持續一段日子。

原本截至今年1月22日,豬年累積仍有三百餘點的升幅進賬,最終卻是累跌45點結束。美股亦受肺炎疫情在環球擴散憂慮加深影響而下跌,道指、標指和納指分別跌幅0.58%、0.93%和0.90%。

其中道指更已連跌四日,累跌近360點,更是自1月15日以來首度收低於29,000點,報28,989點。觀乎單是1月24日道指已跌170點,為上述四日跌幅最大,不排除肺炎消息已令美股自去年10月初以來的升幅,亦見止步。

不要對香港疫情看得太嚴重
此外,截至香港時間僅上午11:00,道指期貨已跌逾260點,報28,670點,暗示春節假期後港股復市,投資者要有港股繼續受壓的心理準備。

現在值得探討的是今次疫情可令恆指跌至甚麼水平,而面對冠狀病毒肺炎肆虐,香港已有經驗,就是2003年出現的沙士,當時本港更是疫區之一,相對今次不是爆發肺炎源頭,在港出現的病例數字可望受控。

截至1月26日有6宗確診,與澳門和美國錄得5宗相若,所以投資者不要對香港疫情看得太嚴重,加上如今不像當時香港經濟已陷入通縮狀態,筆者認為肯定不會像2000年7月高位18,125點,跌至2003年4月低位8,331點,累跌超過54%的恆指表現那麼差。

第一季或許見的黑天鵝事情
當現時市場焦點集中在國內疫情,會帶來多少經濟損失之際,筆者反而認為更值得關注美國的情況,皆因每年的11月至2月都是其流感高峰期,平均有5萬至7萬人死於流感。

而流感的學名是「上呼吸道感染」,暗示美國人的呼吸系統較歐洲人及亞洲人受到上呼吸道的病毒破壞。考慮到現時新型肺炎暫時未能成功研製出特效藥,故此疫情若不幸在美國爆發,對環球股市的衝擊不容忽視,暫可視為今年第一季或會出現的「黑天鵝」事情。

當然,現時A股受影響較其他環球主要股市為大,以1月13和23日的上證指數收市位相比,累跌4.46%,同期港股恆指和美股道指則分別累跌3.61%和累升0.88%。

恆指現時僅調整大約千一點
除了跌幅較大,內地正在商討會否將春節假期延長,倘若確認延長,意味著A股也會推遲復市。雖然如此,相信本港會如常在1月29日復市,單是就著疫情對港股影響,筆者視為借勢調整。

畢竟從去年12月4日收報26,062點計起,至今年1月17日收報29,056點,不足一個半月累升近3,000點,截至1月24日收報27,949點只是回調約1,100點,反映自去年12月初計起仍累升近2,000點。

在過去兩週筆者已多次強調恆指必須企穩在29,000點 (就是連續三日或以上收高於29,000點),才可望上試29,500點,卻未嘗認為恆指可上試30,000點。

今次疫情產生恆指底部參考
理由是去年只有六個交易日收高於30,000點,最高收市位亦只是4月9日的30,157點,即僅高30,000點約150點而已。當時美元兌人民幣在岸價為6.7000水平,至於現時人民幣最強勢亦只是收報6.8598,僅見於今年1月17日,較上述的6.7000水平仍差近2.40%。

事實上,上回人民幣累計升值近2.40%,要從去年12月12日計起,相對1月17日歷時超過一個月,反映即或沒有疫情出現,人民幣短期要升上6.7000水平亦不容易。

回看港股,雖然29,000和28,000點都已相繼失守;但相信今次疫情最多只會令恆指下調至25,500點,相對現報27,949點,再跌還不到9%。

金融海嘯後每年波幅約一成
筆者以上推算是參考昔日恆指表現,於2003年出現沙士前,恆指高位見於2000年3月和7月的18,397和18,125點,相對1997年8月高位16,820點創歷史新高,高出9.38%和7.76%。

之後便因沙士出現2003年4月低位8,331點,較2000年7月高位跌逾54.00%,歷時超過兩年半。其後新高則見於2007年10月的31,958點,雖較18,397點高近74.00%,但歷時長逾七年半才見再創新高。

繼而的新高,又要數到2018年1月的33,484點,不過歷時超過十年,兩次高位差距還不到5.00%。自2009年6月至2020年1月,期內歷時近十年半,低位和高位分別是16,170和33,484點,波幅約1.07倍,平均每年僅約10.00%。

留意調整歷時和幅度呈正向
反映港股從2008年的金融海嘯前的大波幅狀態,轉為之後十餘年的小波幅狀態,由此推斷就算如今出現像昔日沙士般的嚴重疫情,恆指也不會出現從歷史高位33,484點累跌逾五成的劣勢。

而從2009年6月計起,本港出現三次較大調整,分別是2010年11月至2011年10月的35.29% (24,988 → 16,170點);2015年4月至2016年2月的36.06% (28,588 → 18,278點);以及2018年1月至10月的26.71% (33,484 → 24,540點)。

至於2019年4月至8月的調整,幅度還不到18.00% (30,280 → 24,899點),所以未有計算在內,即或計及,相信讀者們應留意到從2015年4月計起的三次調整,歷時和幅度都是一次較一次少。若以2020年1月24日高見29,174點計起,需要調整約四個月才有近18.00%的幅度,跌至24,000點水平。

留意去年10月低位為25,521點,是2019年1月7日以來低位,所以認為最壞情況只會跌至25,500點水平。其實參考去年12月12日高位和12月13日低位分別是27,048和27,405點,出現相差近360點的上升裂口,表現恆指若未見收低於27,000點,仍是回補裂口狀態。

另可留意從去年12月17至24日,恆指收市位介乎27,800至27,906點之間,相距僅約100點,由此推斷若非連續兩日或以上恆指收低於27,000點,春節期假後的一至兩週,預期恆指要在27,000至27,900點之間整固,與恆指牛證第二重貨區收回位介乎27,099至27,000點吻合。

然而,投資者也應對下試26,800點有所戒心,皆因牛證最大重貨區收回位為26,899至26,800點,亦與上述上升裂口去年12月12日開報26,837點接近,故此或許應將,26,800至27,800點視為短期主要波幅區間。

點擊聶Sir telegram

聶振邦 (聶Sir)
證監會持牌人

筆者確認本人及其有聯繫者均沒有出現以下兩種情況,其一是在執筆前三十天內曾交易上述分析股票;其二在文章發出後三個營業日內交易上述的股票。此外,筆者現時也並未持有上述股份。

以上純屬個人研究分享,並不代表任何第三方機構立場,亦非任何投資建議或勸誘。讀者務請運用個人獨立思考能力自行作出投資決定。

EOL
去片:Samantha余美虹帶你做吃貨EOL(Eat Opinion Leader)
影片:點播網易朱紀菲訪問李秀恒片段。
點擊:”菲一般講股”。
音樂:點播試聽”乞討”。

#聶Sir市評 #UTO財經 #菲一般講股 #牛熊證 #沙士 #新型肺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