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TO財經|菲一般講股|聶Sir市評:本週留意萬九點有否支持 巴菲特減持比亞迪揭權益披露原則 (2022/09/05)

一週股市龍門陣,星級股評家,左起:驍騰原,黎家聰,陳顯歷,温冠麟,岑智勇,李慧芬,林家亨,朱紀菲,聶振邦,温傑,諸人進,巨鯨,楊德華 & 劉勝鈞。
snowcare
【防疫絕招】終於有直接噴霧人身體殺菌嘅產品,仲可以殺滅空氣中嘅病菌。

UTO財經|菲一般講股|聶Sir市評:本週留意萬九點有否支持 巴菲特減持比亞迪揭權益披露原則 (2022/09/05)

今日只想簡單與大家分享對港股後市看法,更想用本文的大部分幅篇探討美國著名投資者巴菲特減持比亞迪,讓大家對港交所的權益披露原則,有更透徹的理解。

上周五 (9月2日) 恆指收報19,452點,由8月23日計起僅九個交易日,已兩度見連續兩日收低於19,600點,再上回見於3月14和15日,繼而便要數到2016年3月1日及之前,反映現屬失守超過六年的低水平,觀乎今年暫見僅於3月15日收低於19,000點,倘若今日 (9月5日) 見恆指續跌,本週留意於18,800至19,000點之間能否見支持。

探討披露的價量資訊
轉看本文主題,上週根據港交所網站的權益披露,巴菲特旗下的公司巴郡記錄日期為今年8月24日和9月1日兩度沽出比亞迪股份 (1211),而披露日期分別是8月29日和9月2日,按著《上市規則》,佔權不少於5%的股東,在買賣股份後不多於三個交易日要向公眾披露交易詳情,就著上述的交易和披露日期,巴郡的申報是合規的。

然而,在交易股數和價格之上,卻有考量之處,先看交易股數,於8月24日的交易,交易前顯示股數為220,050,000股,卻於2022年中期報告顯示截至6月底巴郡持有220,500,000股。

早前減持近五百萬股
差額的4,950,000股意味著於2022年7月1日至8月23日期間經已沽出,參考中央結算系統 (簡稱CCASS) 顯示於7月11日花旗銀行的存倉股份增加225,234,363股,而當日由non-CCASS存入CCASS則是增加225,000,000股,正與上述截至6月底巴郡的持股量相同,按著「T+2」結算安排,於7月7日巴郡仍持有225,000,000股,並已全數存入花旗銀行。

故此論到上述的4,950,000股,實則應在7月8日至8月23日之間減持。但為何沒有進行披露,相信與披露的原則有關,就是當持股佔權的整數百分比見變化 (例如由7.00%降至6.99%,整數由7變為6) 才要進行披露。

花旗存倉變化見玄機
而225,000,000和220,500,000股於H股的佔權為20.49%和20.04%,整數依然同為20,所以毋須進行交易披露。至於上述的8月24日交易,交易變化應顯示於8月26日的CCASS之上。

於8月25和26日花旗銀行的存倉股數分別為382,586,592和380,879,721股,減少1,706,871股,較披露減持股數1,331,000股為多,初步反映於8月24日減持股份合理。

但另想指出於7月12和13日花旗銀行的存倉股數分別增加265,733和1,457,900股,合共1,723,633股,又與上述於8月26日減少1,706,871股接近,所以不宜斷然巴郡減持的全數1,331,000股,已包括在那1,706,871股之中。

揭示真正的披露原因
筆者在意的是8月24日交易披露的賣出價,最高價和平均價分別是281.6000和277.1016元,而8月24日的股價高位為272.20元,就算計及市前盤 (P盤) 和競價盤 (U盤) 為273.00和270.00元,三個價格都低於披露的賣出價,由此推斷那減持的1,331,000股,是指由7月8至24日之期的交易股數,並非全是在8月24日的交易股數。

參考最高賣出價為281.6000元,而8月22日的股價高位為281.80元,認為較有可能在8月22至24日期間減持那1,331,000股。按著上述佔權整數百分比變化的披露原則,股數從220,500,000股降至218,719,000股,H股佔權由20.04%降至19.92%,整數由20至19,相信這才是真正的披露原因。

披露有別交易的日期
若細心思考,8月24日的披露交易日期,配合「T+2」結算安排,應是8月22日已進行交易,只是直至8月24日才完成交收。

同理,9月1日的披露交易日期,實則在8月30日已進行交易,故此披露的賣出價於最高和平均分別為270.6000和262.7243元,與8月30日股價高位為270.80元吻合。

而比亞迪於8月29日晚上公佈2022年中期業績,所以就算不是9月1日而是8月30日減持股份,也是在業績公佈後才行動,市場看為巴菲特不看好比亞迪業務前景的觀點可以理解。

但於筆者而言,巴菲特的成本價為8.00元,於平均價為277.1016和262.7243元沽貨的賬面回報率為33.64和31.84倍,經已大賺超過30倍,考慮到未來環球政經環境充滿不確定性而沽貨,難道不合理嗎?為何要將巴菲特沽貨與不看好比亞迪業務前景視作有必然關係呢?

不過說話回來,截至9月2日巴郡仍持有207,140,000股,佔H股18.87%,相對原有225,000,000股佔權20.49%,只是減持1.63%,就股數減持比例而言,還不到原有持股的8%,由2008年9月26日買入股份以來,持股最近14年才微量減持股份,市場又何須對其減持過份解讀呢?

 

 

聶振邦 (聶Sir) / 華盛證券証券分析師

筆者確認本人及其有聯繫者均沒有出現以下兩種情況,其一是在執筆前三十天內曾交易上述分析股票;其二在文章發出後三個營業日內交易上述的股票。此外,筆者現時也並未持有上述股份。

以上純屬個人研究分享,並不代表任何第三方機構立場,亦非任何投資建議或勸誘。讀者務請運用個人獨立思考能力自行作出投資決定。

點擊聶Sir telegram

風險及免責聲明:以上內容僅代表作者的個人觀點,並不代表華盛的任何立場,也不構成與UTO財經相關的任何投資建議。投資者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應根據自身情況考慮投資產品相關的各種風險因素,有需要時應先諮詢專業投資顧問意見。華盛亦無法證實上述內容的真實性、準確性和原創性,對此UTO財經不作任何保證和承諾。

點擊:”菲一般講股”。

陳卓瑩新歌「不遺餘力」呼籲社會關注抑鬱症,剪接訪問:https://www.instagram.com/p/CH-uaKIBUxy/?igshid=tpgwp5v03mdp

#聶Sir市評 #聶振邦 #UTO財經 #菲一般講股  #牛熊證 #華盛證券証券分析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