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創作才子蔡旻佑睽違三年再度推出全新專輯《我和我的布拉姆斯》,上周來到廣州進行新專輯的簽名會,他坦言很少來內地參加這種和粉絲近距離接觸的活動,心情很興奮。記者小編也終於逮到機會來專訪佑佑。

記者:Cita

4

記:有三年多沒有推出新專輯,心情如何?介紹一下新專輯《我和我的布拉姆斯》。
三十前的焦慮。好像三十到四十這一段時間是人生最重要的發展時間。因為在二十幾歲的這段時間的我,是我被保護起來的。對比起我的同齡人,他們很多已經在職場上經歷了許多,迫使他們成長。常常講,你一定要摔一跤,或者你一定要被傷害到,你才會變得更強壯。但我沒有這個過程,不足以去支撐我後面要往前走的想法跟思考跟心裡的穩定性,所以就很焦慮,我開始失眠;這張專輯之叫做《我和我的布拉姆斯》,也就是我和我的失眠“對話”。因為布拉姆斯寫了一首搖籃曲,所以和失眠有所關聯。

記:對“三十而立”怎麼理解?
現在還沒到三十,所以還沒立。呵呵…
我很期待,但也害怕不如期待。因為我的二十就這樣過到三十的,以前我以為就應該這樣過,殊不知在二十九歲的時候被我自己否定了。

記:新專輯裡有一個首很特別的歌:《我想我可以》,是不是要對大家特別說明一些什麼?因為大家知道《我可以》是大家耳熟能詳的歌,算是你的成名曲,現在的你有什麼不一樣?
廣義來說,我想是在大家遇到困難,或者想要放棄的時候,至少有這一首歌可以去鼓勵你的,帶給你正面能量的歌。
除此之外,我期許30歲以後的我,希望可以多一點的思考。我可以很青澀、過得很開心,在眾多力量的保護下成長。但,“我想”是希望自己能夠靠更多自己的力量和努力來面對自己的人生。我也想正式的和19歲天真無邪的我說再見,我要開始對自己的人生負責。所以歌曲裡面加了肖邦的離別曲,這是有意義在的,這樣加起來算是一個裡程碑。19歲的“我可以”,29歲的“我想我可以”。

6

記:這次專輯找來很多的音樂人合作,有什麼火花的碰撞嗎?專輯裡你最喜歡哪首歌?
一定推薦大家先聽的是《不如》。剛開始的時候這首歌是不會收錄進這張專輯裡。因為它是一首很慢的歌,需要大家細細品嘗的,也是我以前沒有嘗試過的歌曲風格。
另外這次的合作給我衝擊最大的是小剛老師(周傳雄)。對我來說他很像是音樂博士,很有理性邏輯的寫歌方式,但我個人寫歌是不會想太多。所以這次和老師的合作是有很多的撞擊。他喜歡慢一點,我喜歡快一點的。所以歌裡面有我喜歡的小提琴再加上古典的琵琶,所以是很好玩的一次合作。

記:這幾年也有參加演出不少其他領域的嘗試,例如演戲、舞台劇等,這些經歷有帶給你什麼特別的嗎?對音樂上有什麼影響?
戲劇其實讓我跳脫了自己的角色,因為歌手是在講自己的故事,而演員是大部分在演繹別人的故事。我發現在拍戲的一些情緒是我在唱歌的時候沒發現過的,譬如說一些情感的投射。戲劇老師教說可以透過想其他事情的情緒來帶出要表演的情緒,而這種情感我也會用在寫歌創作和演唱上。舞台劇也是帶給我很大的感觸,每一場觀眾給的反映都很不一樣。

11

記:有想過參加《中國新歌聲》《中國好歌曲》等節目嗎?
之前有接受到邀請,但當時檔期方面沒有合得來。我也很想去參加,也是一件很有趣的體驗。不管任何形式的合作,我都可以認識很多創作人,碰撞出更多的可能性。

記:一直堅持做音樂,也經歷過低潮,有什麼能分享給擁有音樂夢想的人?
要堅信好音樂是一定有人會欣賞的。我最近就去看了戴佩妮的演唱會,像她說,她知道她有很多歌並沒有很紅,但她會知道還有一部分人是默默喜歡她的歌,和她有共鳴的,她知道自己創作的價值在哪裡,她就是開心做自己。
現在做音樂是很累很辛苦的事情,但這就是我喜歡的事情,我不擔心沒有人聽,我相信一定會有人聽到你的歌,只是多和少,現在也不會太在意數量。因為你對你喜歡的事情有了執著和信心、自信,這才是最重要的。

9

記:最近奧運會,有特別關注什麼項目嗎?
前幾天有看了羽毛球比賽。我對跳水很有興趣,之前我也有嘗試過跳水,是7米的跳水,其實這麼高速度是很快的,要戰勝自己的恐懼,很佩服那些運動員。

記:接下來有什麼工作計劃?
下半年我心裡有一件事情是必須要做的,但具體是什麼現在還不確定。我有很多備選的方案,還在考慮自己要做什麼。同時有戲劇上正在洽談中。我希望自己能更內斂一點,多充實一點自己。

8

今年也是蔡旻佑出道10年的日子,從青澀的19歲到現在很想法的29歲,他的音樂還是帶給大家很多的感動。祝福30歲之後的他能“煥然一新”,更懂得自己要什麼,創作出更多好作品。

沒有評論